Poiesis Garden

仿宋工筆團扇畫_賞蝦
仿宋工筆團扇畫_賞蝦

純手工繪畫 工筆仿古(宋代) 團扇 圖繪水邊一枝紅蓼,小花盛開。小鳥發現清波中青蝦,悄然飛落紅蓼枝頭,引喙而啄。紅蓼被水鳥的體重與蹬力壓彎,梢頭、葉尖浸入水中。而青蝦在水中靈活悠遊,對眼前的危險渾然不覺。這自然界中驚險的一霎被巧妙地攝入絹素,極為生動傳神。水禽和紅蓼設色鮮麗,工筆細寫。小鳥纖細的毛羽清晰可數,連蓼花粟米大的花冠也用紫紅、粉白暈染得一絲不苟,層次分明。而水中的青蝦和荇藻則採用模糊的手法表現,唯以淡墨綠一色染成,類似寫意畫法。因而雖不畫水,卻水旱兩界分明。

仿宋工筆團扇畫_蝶迎花
仿宋工筆團扇畫_蝶迎花
仿宋工筆團扇畫_竹鳩
仿宋工筆團扇畫_竹鳩

純手工繪畫 工筆仿古(宋代) 團扇 這幅作品雖名“竹鳩”,但畫中的飛禽應為長尾灰背伯勞。伯勞類似猛禽,喜歡棲息在突出的枝頭,游目四方,伺機捕食昆蟲、爬蟲、小型哺乳動物。畫中這只獨踞在竹叢、荊枝上的伯勞,如鐵鉤般銳利的尖喙與趾爪、堅毅篤定的眼神,透露了它絕非等閒柔弱之輩。豐實的身軀上,迷人的銀灰披肩、層層披覆的背羽、長曳氣派的尾羽,使它看來猶如一名風采非凡、威風凜凜的將軍。 然而,由於伯勞的叫聲粗雜刺耳,又習於將剩餘的食物串掛於尖銳的枝椏上,狀頗殘忍,因此在中國傳統中,罕見有恭維它的美言出現。甚至,古人還以“伯勞”鳥名稱辛酸的由來:“相傳周朝賢臣尹吉甫誤信繼室讒言,殺了前妻的愛子伯奇。伯奇化為鳥(伯勞),吉甫悔悟,便殺繼室以告慰伯奇”,而認為它是種會招致噩運的鳥。

宋代名畫《紅蓼水禽圖》
宋代名畫《紅蓼水禽圖》

《紅蓼水禽圖》 宋代,紈扇頁,絹本,設色,縱25.2cm,橫26.8cm。

仿宋工筆團扇畫_蜻蜓
仿宋工筆團扇畫_蜻蜓
宋代名畫 《竹鳩圖》
宋代名畫 《竹鳩圖》

宋代, 絹本,設色, 縱25.4×橫26.9cm。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。 李安忠(活動於1119-1162)所作的“竹鳩”裡,筆墨的精微不僅令人驚服,畫中伯勞鳥凜凜懾人的風采,也令人印象深刻。李安忠在南宋畫院中,是一名以善繪猛禽稱能的畫家,這幅是他存世作品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件作品了。